世界經濟中長期發展有何趨勢?

2020-01-23 作者:思力 來源:求是網

世界經濟中長期發展有何趨勢?

  未來一段時期,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仍將加速演進,經濟全球化進入新階段,呈現新趨勢新特征。世界主要經濟體普遍強化宏觀審慎管理,加強國際宏觀政策協調,在全球貿易環境基本穩定情況下,世界經濟陷入嚴重衰退的可能性有所降低,但一些中長期結構性因素制約仍然較強,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態勢仍將延續。

  世界經濟增長有望緩中趨穩。受經貿摩擦趨緩、宏觀政策支持力度加大、市場預期有所改善、5G等新經濟增長點持續發力等因素影響,2020年世界經濟增速有望小幅回升。IMF預計,2020年世界經濟增速為3.4%,比上年加快0.4個百分點,其中,發達經濟體增速為1.7%,與上年持平;新興經濟體增速為4.6%,加快0.7個百分點,印度、巴西、俄羅斯、南非、墨西哥、沙特阿拉伯等主要新興經濟體增速均有望回升。從中期看,隨著貿易摩擦風險逐步消化,新興經濟體發展潛力不斷釋放,世界經濟增長預期總體有所改善,但仍低于國際金融危機前水平。

  世界經濟增長面臨較強中長期結構性因素制約。高負債、人口老齡化、結構性改革遲緩、收入差距擴大等中長期挑戰加大,宏觀經濟政策空間減小、低利率政策等新的制約因素凸顯。人口老齡化成為制約世界經濟中長期增長的重要因素。聯合國人口展望報告(2019年版)預計,2030年全球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將達到11.7%,將較2019年的9.1%明顯上升,未來發達經濟體和部分新興經濟體將普遍面臨人口出生率下降、人口撫養負擔加重、勞動參與率下降的挑戰。

  結構性改革進展緩慢。國際金融危機后,發達經濟體復蘇未能帶動收入水平和勞動生產率同步增長,收入分配差距擴大等長期矛盾仍未有效解決,美日等發達經濟體失業率已經處于歷史低位,但工資和勞動生產率增速較低,收入分配更加傾向于資本利得,制約社會總需求擴大和經濟持續增長。

  應對經濟衰退的宏觀經濟政策空間明顯減小。全球債務規模持續擴大,主要經濟體宏觀杠桿率明顯攀升,壓縮了財政政策調整空間。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數據,截至2019年二季度全球債務總額已超過250萬億美元,達到全球GDP的320%。主要經濟體退出量化寬松政策步伐緩慢,應對下一輪衰退沖擊的貨幣政策空間有限。

  此外,民粹主義和單邊主義勢頭上升,制約國際宏觀經濟政策協調能力,不利于共同應對國際經濟金融風險。

  經濟全球化進入新階段呈現新趨勢新特征。經濟全球化雖遭遇挫折挑戰,但從中長期來看,和平與發展仍是主流,世界經濟和全球產業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分工格局,全球產業分工對經濟全球化具有強大訴求,經濟全球化大趨勢難以逆轉。經濟全球化模式、動力呈現新特征,區域內部經濟聯系可能更趨緊密,貿易投資等傳統動能可能減弱,信息、數據等要素將成為新的動力源。

  全球貿易規則體系加快深刻調整。主要經濟體圍繞WTO改革博弈加劇,發達經濟體主導的各類大型自由貿易協定區域性、排他性、保護性更加明顯,以“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為導向的高標準貿易規則體系影響力持續加大。服務貿易、數字貿易在全球貿易體系中的影響上升,成為貿易規則競爭的重要領域。國際貿易規則加快向國內政策領域延伸,新興經濟體出口導向發展模式制約增強,發展自主權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面臨挑戰,加強全球貿易規則體系協調成為需要各方共同應對的重大課題。

  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亟待變革完善。世界經濟格局“東升西降”趨勢明顯,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快速崛起,國際經濟力量對比和世界經濟平衡發生深刻變化,現有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有效性、包容性、安全性不足的問題日益凸顯,迫切需要加快建立更加公正合理、更加符合世界生產力發展要求的全球經濟治理新模式。世界多極化發展勢頭加快,新興經濟體選擇自主發展道路的訴求更為強烈,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越來越被國際社會普遍接受。未來一個時期,新興經濟體將面臨增強全球經濟治理話語權重要機遇,也將擔負起共享發展機遇、促進全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使命。

 更多精彩,詳見:《世界經濟增長仍呈放緩態勢 結構性因素制約依然較強》

標簽 - 新趨勢,經濟全球化,結構性改革,世界經濟格局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評論 登錄新浪微博 @求是 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金花三张牌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