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中國共產黨能把黃河的事情辦好

2019-10-17 作者:思力 來源:求是網

只有中國共產黨能把黃河的事情辦好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一條桀驁難馴的憂患河。

  “開封城,城摞城。”古城開封,千百年來因黃河潰決而數次被淹,今日的黃河河床,高出開封地面十余米。在開封城的地下3米至12米處,疊壓著6座城池,包括3座國都、2座省城和1座中原重鎮,分別是戰國時期魏國大梁城、唐汴州城、五代及北宋東京城、金汴京城、明開封城和清開封城。層層疊壓的6座古城,見證了數千年來黃河水患給黃河流域民眾帶來的深重災難。

  2019年第20期《求是》刊發了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文章《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的講話》。在這篇重要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深刻總結了長期以來黃河水害的歷史。黃河素來“善淤、善決、善徙”,歷史上曾“三年兩決口、百年一改道”。據統計,從先秦到解放前的2500多年間,黃河下游共決溢1500多次,大的改道26次,影響北達天津、侵襲海河水系,南抵江淮、侵襲淮河水系,縱橫25萬平方公里,水患所至,“城郭壞沮,稸積漂流,百姓木棲,千里無廬”。特別是黃河奪淮入海,對江淮地區產生重大影響,造成了淮河流域700余年的災難史。

  黃河水患,既有天災,亦有人禍。在封建社會戰爭和軍閥混戰時期,人為因素導致的黃河決口多達12次。習近平總書記專門提到了國民黨制造的慘絕人寰的“花園口決堤”事件。1938年,蔣介石下令扒決鄭州北側花園口黃河大堤,以水代兵,阻滯侵華日軍,結果造成豫、皖、蘇3省44個縣市受淹,受災人口1250萬,死亡人口上百萬。富饒的豫皖蘇平原成為連年災荒的黃泛區,波及面積達5400平方公里,數百萬百姓背井離鄉、流離失所。“百里不見炊煙起,唯有黃沙撲空城。無徑荒草狐兔跑,澤國蘆葦蛤蟆鳴”,就是這場劫難后黃泛區的真實寫照。

  “黃河寧,天下平。”黃河治理是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重大難題,全球所有大江大河存在的問題幾乎都能在黃河尋到蹤跡,而黃河的泥沙、懸河、斷流等問題又堪稱世界之最。歷史上,為了把黃河治好,從大禹治水到明代潘季馴“束水攻沙”,從漢武帝“瓠子堵口”到康熙帝把“河務、漕運”刻在宮廷的柱子上……一部艱辛的治黃史,濃縮出中華民族的苦難史、奮斗史、治國史。長期以來,受自然條件、生產力水平、社會制度、人為破壞等主客觀條件的制約,黃河屢治屢決的局面始終沒有得到根本改觀,黃河安瀾的美好愿望一直難以實現。

  黃河治理的千古難題歷史性地交到了中國共產黨手中。1946年,中國共產黨領導成立了冀魯豫解放區黃河水利委員會,翻開了人民治黃的新篇章。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下定決心帶領人民,從根本上改變黃河暴虐為害的歷史。經過70多年的艱辛探索和不懈斗爭,中國共產黨交出了一份亙古未有的優異的治黃答卷。在這篇重要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從“水沙治理取得顯著成效”、“生態環境持續明顯向好”、“發展水平不斷提升”等3個方面,深入總結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黃河治理取得的巨大成就。

  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沿黃軍民和黃河建設者開展了4次大規模堤防建設,興建了龍羊峽、劉家峽、小浪底等一批重要水利樞紐,實現了從被動治理到主動調控并很好利用的重大突破。歷史上,當洪水流量超過每秒1萬立方米時,黃河下游就要決口泛濫。新中國成立以來,先后出現了12次洪峰流量大于每秒1萬立方米的洪水,黃河卻再也沒有決過口,創造了歲歲安瀾的新紀錄。近20年,黃河含沙量累計下降超過8成。

  科學利用讓黃河真正由“害河”變成了“利河”。通過自流引水、提水灌溉、節水改造,黃河流域引黃灌溉面積增長了10多倍,昔日的苦瘠之地變成了高產良田,形成了國家重要的糧棉生產基地。引黃濟津、引黃濟青、引黃入冀等引調水工程,有效緩解了天津、山東、河北等地區缺水的狀況,有力支撐了華北地區的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黃河水電資源得到有序開發,2018年黃河干流16座水電站裝機容量已達1083萬千瓦。水土流失綜合防治成效顯著,實現了“人進沙退”的治沙奇跡,昔日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田”變成了保水、保土、保肥的“三保田”,山光水濁的黃土高原邁進了山川秀美的新時代。

  黃河歲歲安瀾,這一中華民族的千年夢想,終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變成了生動現實!習近平總書記感慨道:“實踐證明,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才能真正實現黃河治理從被動到主動的歷史性轉變,從根本上改變黃河三年兩決口的慘痛狀況。”

  更多精彩,見《求是》編輯部文章:《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標簽 - 黃河,母親河,中國共產黨,治理
網站編輯 - 曾嘉雯
評論 登錄新浪微博 @求是 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金花三张牌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