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揚光大“西遷精神”

2020年06月24日 11:33:23
來源: 《紅旗文稿》2020/12 作者: 張邁曾

  上世紀50年代,以交通大學為代表的一批高校、科研院所積極響應黨和國家號召,投入大西北建設的時代洪流,鑄就了以胸懷大局、無私奉獻、弘揚傳統、艱苦創業為主要內容的“西遷精神”。2017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對西安交通大學15位老教授來信作出重要指示,向當年響應國家號召、獻身大西北建設的交大老同志們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希望西安交通大學師生傳承好“西遷精神”,為西部發展、國家建設奉獻智慧和力量。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習近平總書記再次提到交大西遷老教授們,指出:“他們的故事讓我深受感動。廣大人民群眾堅持愛國奉獻,無怨無悔,讓我感到千千萬萬普通人最偉大,同時讓我感到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2020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走進西安交通大學西遷博物館,參觀交大西遷的創業歷程和輝煌成就展,親切會見了14位西遷老教授,指出:“‘西遷精神’的核心是愛國主義,精髓是聽黨指揮跟黨走,與黨和國家、與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具有深刻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作為廣大“西遷人”愛國奮斗歷程的真實寫照,“西遷精神”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崇高品德和博大情懷,需要我們在新時代不斷發揚光大。

  “西遷精神”鑄造了知識分子的精神追求

  我國知識分子歷來有濃厚的家國情懷,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在60余年的時間里,“西遷人”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天下為公”、“自強不息”等精神追求,承載著幾千年來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深厚情懷。

  胸懷大局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家國情懷。“西遷精神”中蘊含著胸懷大局的崇高品格,即始終服從黨和國家發展需要,堅定“聽黨指揮跟黨走”的政治方向,堅持國家至上、民族至上、人民至上,其本質是一種講政治講大局的擔當精神。中國知識分子歷來就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社會理想與家國情懷。從司馬遷的“常思奮不顧身,而殉國家之急”到孫中山的“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再到周恩來的“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無不是這一家國情懷和報國精神的具體表達。同樣,與交大西遷同載史冊的還有一群以國家民族為重,舍小家顧大家的知識分子,比如著名教育家彭康、數學家張鴻、電工學家鐘兆琳、熱工學家陳大燮、物理學家趙富鑫、電磁專家黃席椿等。他們以民族大義為念,以家國天下為重,把個人追求與社會目標統一起來,把個人前途與國家命運維系在一起,毫不猶豫地投身祖國西部高等教育事業,真正做到重道義、勇擔當,成為推動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

  無私奉獻彰顯了中國知識分子的精神風骨。“西遷精神”中洋溢著無私奉獻的高尚情操,集中體現了“西遷人”在胸懷大局之精神品格下的價值追求。奉獻,既是為他人謀福利的行為取向,也是衡量人生價值高低的重要標準。公職人員立足崗位,盡職盡責,是奉獻;教師立足三尺講壇,默默耕耘,是奉獻;科研人員立足國家需求,嘔心瀝血,也是奉獻。自古以來,無私奉獻是中國知識分子忠貞不渝的氣質本色。上啟孔子“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道,下至林則徐“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之境界,無不彰顯出中國知識分子無私奉獻的精神風骨。這種精神風骨正是中華民族的精神脊梁,她支撐著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和不斷奮進。同樣,為全力支援大西北建設,以交大為代表的一批沿海高等工業院校以馬革裹尸的精神,開創了中國西部科教創新的高地,成為西部大開發的核心引領者。回首扎根西部60余年的艱苦與輝煌,“西遷人”能與國家同向同行大有可為而自豪,亦因不辱周恩來總理“把西北建設好”的囑托矢志獻身而幸福。“西遷人”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獻身報國、赤誠為民精神是知識分子孜孜以求的本真幸福觀的生動寫照。

  弘揚傳統昭示了中國知識分子的文化氣質。“西遷精神”體現了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升華,彰顯了堅定文化自信的時代品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包含著許多為人類所共同遵循的普遍性生存智慧,這些思想精華隨著社會變遷而不斷與時俱進,至今仍然深刻影響著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和行為模式。60多年來,“西遷人”繼承和發揚了中華民族“天下為公”、“擔當道義”等優良傳統,始終堅持追求“求一等學問、成一等事業、育一等人才、塑一等品格”的目標,形成了“愛國愛校、追求真理、勤奮踏實、艱苦樸素”的高尚校風。特別是將“興學強國”“崇德尚實”等價值追求轉化為“西遷精神”的文化基因,并深深融入民族精神與時代精神之中。

  艱苦創業凸顯了中國知識分子的遠大抱負。“西遷精神”飽含艱苦創業的豐富內涵。“艱苦”是一種客觀條件,“創業”是一種奮斗姿態。艱苦創業就是在艱苦的環境和條件下開拓、進取,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從這個意義上講,“西遷精神”中的“艱苦創業”蘊含著破除守成思維、創業“再起航”的寶貴品質。在中華民族的人文精神譜系中,“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開拓精神、“艱難困苦、玉汝于成”的頑強意志、“革故鼎新、與時俱進”的執著追求一直得到推崇。交大西遷同樣表現出艱苦創業的堅強意志,昭示出開拓進取的崇高風范。遷校初期,通過恢復理科建制,擴大招生規模,擴充實驗室建設,開辦新興專業學科,迅速締造了辦學歷史上的“黃金時代”。改革開放以來,又以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為根本任務,并致力于發展科技、服務社會、傳承文化。黨的十八大以來,更是積極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服務絲路沿線及歐亞地區的社會發展與經濟建設。如今,“西遷人”滿懷在祖國西部率先建成世界一流大學的堅定信念,正以前所未有的魄力和豪情,開拓前行。

  “西遷精神”彰顯了革命精神的氣質品格

  革命精神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在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各個歷史時期形成的精神追求、精神品格、精神力量,是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西遷精神”彰顯了革命精神的氣質品格。

  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是革命精神的靈魂和核心,這一點也體現在“西遷人”愛國奮斗歷程中對理想信念的堅守上。交大人具有堅定正確政治方向的傳統,毛澤東就曾對交大學生敢于開著火車,沖破阻攔去南京向國民黨政府表示抗議而大加稱贊。解放戰爭期間,交大地下黨組織成為黨在第二條戰線上的一支骨干力量,1949年迎接解放時,全校2000余名學生中有中共地下黨員180多人,這在高校中是不多見的。在抗美援朝期間,交大有近1/4應屆畢業生及在校生報名參軍。“西遷人”所表現出來的“胸懷大局”意識就是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的集中體現。

  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實事求是是馬克思主義的根本觀點,是中國共產黨人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根本要求,是我們黨的基本思想方法、工作方法、領導方法。“西遷人”愛國奮斗過程中深刻體現了這一科學精神,實踐中追求真理、檢驗真理、發展真理,具體表現為“西遷人”從國家和民族的實際需要出發,以自身的實際行動詮釋了扎根實際的創新精神,使西安交通大學眾多學科領域位居世界前列。

  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使命擔當。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人民謀利益,是中國共產黨全部活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建國初期,“西遷人”抱著報效祖國、支援西部、服務人民的責任和使命而西遷,他們始終與人民群眾走在一起。正是由于正確的歷史決策,西安交通大學持續為西部和國家建設發展提供了充足的智力支持和人才保障。近五年來,有8500余名畢業生在陜就業,占到了畢業生就業總人數的1/3。培養出的34位院士,有近一半在西部工作,這些人才在推動西部發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優良品格。中國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創造了舉世矚目的中國奇跡。自力更生、艱苦奮斗是中國共產黨優良傳統和作風的重要組成部分。它既是一種思想,也是一種行為;既是一種精神狀態,也是一種工作作風。“西遷人”在艱苦創業中傳承詮釋了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優良品格,培養了一批又一批棟梁之才,為西部建設和國家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性貢獻。

  “西遷精神”詮釋了“愛黨、報國、為民”的深刻內涵

  “西遷精神”是在建國初期艱苦環境下形成的,經過歲月的沖刷、洗滌,不僅沒有褪色,反而隨著時代的邁進歷久彌新,不斷煥發出旺盛的生命力。這種生命力來自于交大人“黨讓我們去哪里,我們背上行囊就去哪里”的堅定信念,“哪里有事業,哪里有愛,哪里就有家”的炙熱情懷,以及“始終與黨和國家發展同向同行”的價值追求,這種精神正是新時代所倡導的中國夢、中國精神的典型體現,是交大“西遷人”對“鑄魂”命題的響亮回答。

  愛國主義是“西遷精神”的核心。從黃浦江畔到渭水之濱,交通大學的師生員工是從國家和民族的發展考慮的、是從國家的高等教育布局考慮的,是從國家的工業布局考慮的,是從西部地區發展考慮的,這是一種舍小家為大家的愛國主義,是國家利益至上的愛國主義。交大西遷是愛國主義、集體主義、英雄主義、樂觀主義融合生輝的典范。“西遷人”是以一個集體的身份出現的,而不是以個人身份出現的。交大西遷跨越了將近1500公里的空間距離,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說“打起背包就出發,6000多人就搬過來了,談何容易啊”。當時的條件很艱苦,校園外一片麥田,校園內“晴天揚灰路,雨天水泥街”是環境的真實寫照,首屆開學典禮借用西安人民大廈來舉行,當年交大人憑借英雄主義、樂觀主義精神,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堅持教學和研究工作,培養了一批又一批人才,取得了一項又一項成果,為西部建設和國家發展提供了巨大智力支持。

  聽黨指揮跟黨走是“西遷精神”的精髓。“黨讓我們去哪里,我們背上行囊就去哪里”,這是老一代西遷人的堅定信念。交大西遷是黨中央的重大決定,得到新中國第一代領導人的高度關注。有毛主席批示下發文件,周總理主持西遷工作,鄧小平同志圈閱文件。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還提到了時任上海市市長陳毅的一句話,“辦的怎么樣,十年以后看”。有了黨中央的決定,就有“西遷人”的堅決執行。“西遷人”背上行囊就登上了“向科學進軍,建設大西北”的列車。西遷之后的60余年,交大人始終服從黨的意志,貫徹黨的決議,執行黨的決定,弘揚傳統、艱苦創業,在祖國的大西北生根發芽,長成一棵參天大樹,結出了累累碩果。事實證明,當年黨中央關于交大西遷的決定是完全正確的,交大人聽黨指揮跟黨走是卓有成效的。

  與黨和國家、與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是“西遷精神”的靈魂。一部西遷奮斗史,就是“西遷人”與國家、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的歷史。作為西安交通大學前身的南洋公學,誕生于甲午戰敗之后教育救國、興學強國的歷史洪流中。新中國成立后百廢待興、東西發展失衡的現實情況亟需改變,工業布局、教育布局急需調整和優化,交大西遷正是對這一重大現實的積極響應。1400余名教職工和近3000名學生自東南沿海來到西北內陸,交大的命運就和西部的命運、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在新技術革命迎面撲來的21世紀,學校積極響應國家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號召,創建了中國西部科技創新港,探索新時代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的新模式。60多年來,西安交通大學為西部、為國家培養了28萬人才,其中超過46%留在西部建功立業,創造了3萬余項科研成果,為改變西部落后面貌,推動技術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在做新時代黨的優秀知識分子中弘揚“西遷精神”

  回溯歷史、追憶過往,是為了更好直面現實、展望未來。習近平總書記殷切勉勵廣大師生大力弘揚“西遷精神”,抓住新時代新機遇,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業,在新征程上創造屬于我們這代人的歷史功績。這一重要講話為我們大力弘揚“西遷精神”,做新時代優秀的知識分子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西遷人”的主體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也應當成為弘揚“西遷精神”的主體。黨和國家事業的發展離不開知識分子,知識分子聰明才智是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重要力量;同時,知識分子的成長發展、自我價值實現離不開黨的領導、離不開黨和國家事業這個寬廣的舞臺。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當前中國正奮力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創新驅動發展對科技的渴求、對知識分子的需要前所未有,知識分子對于國家治理、技術革新、經濟發展、文化教育的作用尤為重要。新時代的知識分子要將個人的命運、抱負、追求同新時代黨的事業、國家民族發展、人民美好生活“血脈相連”。在新時代,要繼承與弘揚“西遷精神”,接好時代的“接力棒”,創造出無愧于時代和人民的新業績。

  弘揚“西遷精神”要以“愛國”為立身之本。愛國主義是知識分子應有的本色,是挺立在知識分子內心深處強大的精神脊梁。我國優秀知識分子早已把發自內心的樸素愛國之情升華為天下為公、擔當道義的使命,對于今天廣大的知識分子而言,要將踐行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西遷精神”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聯系起來,與黨的革命傳統和優良作風聯系起來,讓愛國主義在時代變遷中薪火相傳、弦歌不輟。

  弘揚“西遷精神”要以“奮斗”為成事之基。立足本職、矢志奮斗是知識分子愛國精神的具體體現。愛國重在踐履,貴在立行,需要用熱血繪就,用奮斗書寫。習近平總書記曾講到,老一代西遷人的故事使他感動,同時也讓他感受到,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作為“西遷精神”的新時代傳承者,廣大知識分子要立足本職,求真務實、不懈奮斗,實實在在地為國家發展奉獻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在奮斗中傳承“西遷精神”。

  弘揚“西遷精神”,要以“創新”為動力之源。引領創新不僅是時代賦予知識分子的使命,更是知識分子應有的品格。習近平總書記對交大人提出殷切希望,希望新一代交大人抓住新時代新機遇。面對第四次工業革命浪潮的挑戰和機遇,中國西部科技創新港就是“西遷精神”在新時代引領交大人落實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主動融入國家發展格局的又一創新舉措,交大人深知,惟創新者進、惟創新者強、惟創新者勝,惟有創新才能引領未來。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今天,廣大知識分子要繼續聽黨指揮跟黨走,抓住新時代的歷史機遇,勇立時代潮頭,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業,在人民最需要的領域發光發熱,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智慧和力量!

  (作者:西安交通大學黨委書記)

責任編輯:高天鼎

標簽 -
網站編輯 - 王慧
金花三张牌规则 中国体彩11选五开奖黑龙江省 三分冠军pk10计划网页 天津快乐十分钟预测软件 股票开户平台 七星彩专家安然预测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图 广西快3开奖 重庆时时彩预测软件 贵州11选5任三预测 湖北11选五跨度 股票亏了死守会回本吗 广快乐双彩 手机股票行情软件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特马是啥意思 股票最低多少钱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