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把握新時代分配制度?

2020年01月19日 14:04:46
來源: 《紅旗文稿》2020/2 作者: 韓喜平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首次明確將分配制度上升至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指出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具有“走共同富裕道路的顯著優勢”,這既是對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內涵的新發展,也表明新時代分配制度是為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奮斗目標提高制度保障的基本經濟制度。

  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在實踐中艱辛探索,采取一系列保障和改善民生的措施,出臺一系列有利于逐步縮小收入差距的政策,不斷把發展的成果更多地惠及廣大人民。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明顯的改善,但是由于生產力水平的制約,人民整體的生活質量并不高。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促進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努力尋找實現共同富裕的路徑和制度保障等。在總結和反思計劃經濟時期平均主義大鍋飯束縛生產力發展的基礎上,鄧小平提出要“堅持按勞分配”,明確了“按勞分配的性質是社會主義的,不是資本主義的。”同時指出,這一制度是為了“鼓勵大家上進”。黨的十三大首次系統地闡述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明確提出了實行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其他分配方式為補充,在提高效率的前提下保證社會公平。黨的十四大明確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在堅持公有制和按勞分配為主體、其他經濟成分和分配方式為補充的基礎上,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提出要兼顧效率與公平。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更進一步提出要堅持效率優先、兼顧公平。黨的十五大提出,“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把按勞分配和按生產要素分配結合起來,堅持效率優先、兼顧公平……允許和鼓勵資本、技術等生產要素參與收益分配”,創造性地指出了生產要素可以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參與收入分配,極大地促進了我國的生產力水平的發展與生產效率的提高,國民經濟持續較快增長。黨的十六大明確提出,要在初次分配中注重效率,再分配中注重公平。黨的十七大更進一步指出,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處理好效率與公平的關系,進一步完善了我國的收入分配制度,從而明確了共同富裕的目標導向。黨的十八大報告指出,“實現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必須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發展同步、勞動報酬增長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黨的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也是不斷滿足全體人民美好生活需要,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時代。新時代的共同富裕,著力點落在生產力發達、社會物質產品豐富的前提下,使經濟發展的成就惠及到人民,將“蛋糕做大”的同時重點將“蛋糕切好、分好”。

  實踐表明,在推動共同富裕目標實現的過程中,我們一直致力于進行分配制度改革,使之與不斷解放和發展的生產力相適應。這也推動了改革開放事業持續快速地發展,并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當前我國的分配制度和政策,極大地促進了生產力的發展,但是也存在著分配領域收入差距較大等問題。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高速增長,經濟結構轉型加快,一些低端的傳統產業受影響較大,這些產業里的職工和農民工群體以及城市低收入居民的收入都有待提高。與此同時,我國的再分配機制主要是依靠稅收和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等手段進行的收入和支出方面的調節,而長期以來在再分配領域收入和支出方面的不均衡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城鄉居民的收入差距問題。總體來看,我國現階段的分配領域還存在諸多亟待解決的問題,貧富差距大仍然是我國邁向共同富裕道路上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

  分配制度是實現共同富裕的有效制度安排。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必須“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體人民朝著共同富裕方向穩步前進”。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決定》把分配制度納入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而且其具體的制度設計是以共同富裕目標為導向,其中完善分配方式,調節分配政策,注重分配結果,是完善實現共同富裕的制度保障。

  完善初次分配制度。初次分配在分配制度中占比最大、覆蓋面最廣、影響面最深。構建完善以共同富裕為導向的分配制度,必須使初次分配更好地體現共同富裕的要求。一方面,堅持和鞏固按勞分配為主體的分配方式。《決定》指出,要“堅持多勞多得,著重保護勞動所得,增加勞動者特別是一線勞動者勞動報酬,提高勞動報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這樣的分配制度安排實質上體現了分配制度的底線思維,與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底線進路具有內在的一致性。另一方面,要豐富完善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要適應市場經濟發展,特別是大數據時代的需要,與時俱進完善分配方式。《決定》指出,要“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生產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機制”。這里和以往提法不同的是,數據作為一種新興的分配方式寫進了分配制度中,這樣的分配制度安排,有利于使我們的分配方式更加豐富和多元,更能體現市場要素的報酬貢獻。這里需要注意的是,不能把提高初次分配比重看作是抑制效率的表現。我們說以共同富裕為導向完善分配方式,不是說把共同富裕絕對化、一元化。無論怎樣強調初次分配中的共同富裕要求,都要處理好效率和公平的關系,有公平才能更有效率,有效率才能更好地促進公平,這是涉及到分配有序循環的大問題。

  改進二次分配制度。二次分配實質上是對一次分配的補充,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一次分配失靈的糾正。我們國家在推進二次分配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的二次分配方式,這些都是傳統的規定性動作。《決定》也對此進行了明確,指出,“要健全以稅收、社會保障、轉移支付等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調節機制,強化稅收調節,完善直接稅制度并逐步提高其比重”。政府通過不同的稅制結構和稅率調整實現收入的再分配,能有效地縮小貧富差距,其中,以收入稅、財產稅為主的直接稅具有最強的效果,可以更好地發揮對收入分配的調節作用。以共同富裕為導向調節分配政策,還需要政府通過各類公共支出向低收入群體進行轉移支付,特別是財政對低收入群體的社會救助以及對貧困地區的扶貧減貧的直接轉移支付,這有利于消除貧困、縮小收入差距。還要看到,目前城鄉、區域、行業之間收入的不平衡等問題還比較突出。這就需要進一步調節城鄉、區域、群體之間的分配關系,構建合理的二次分配制度。

  發展三次分配制度。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和社會文明程度提高,社會公眾的公益慈善意識日漸增強,三次分配已經具備運行的客觀基礎。從實踐上看,推行三次分配制度,有利于實現國家更深層次的收入分配調整,彌補市場機制和國家機制之間存在的“剩余空間”與內在缺陷。這次《決定》明確提出“重視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等社會公益事業”,這是歷史上第一次把三次分配制度納入分配制度體系之中。堅持以共同富裕為導向發展三次分配制度,一方面,要把三次分配事業做大做強,通過完善企業社會責任等舉措,不斷涵養三次分配的“蓄水池”。另一方面,完善三次分配制度建設,推進三次分配規范化,保證三次分配在技術操作上全流程、全鏈條公開化、透明化,避免“暗箱操作”。

  注重分配結果的共同富裕。市場經濟的有效運行離不開完善的分配制度的支撐。分配是由起點、過程和結果三個環節構成的不可分割的有機整體,起點的不平等是重新分配的原因,分配的過程是落實分配政策的重要表現,而分配的結果是檢驗分配政策的試金石。我國以共同富裕為導向完善基本經濟制度,必須在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過程中高度重視分配結果。分配結果的公平,這是整個分配制度以共同富裕為導向的具體體現,也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價值體現。《決定》中提出“鼓勵勤勞致富,增加低收入者收入,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調節過高收入,清理規范隱性收入,取締非法收入。”這就意味著以共同富裕為導向完善基本經濟制度,要遏制以權力、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行為獲取的非法收入,從而使收入分配建立在以公平競爭和要素貢獻的基礎之上。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我國經濟發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實事求是地講,當前我國還存在著較大的收入差距問題。只有擴大中等收入群體,調節過高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逐步形成橄欖型收入分配格局,才能縮小收入差距,實現共同富裕。

  歷史已經表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中國發展進步的根本保證。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決定》,是我們黨對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行的系統總結。把分配制度納入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又一創新,意味著分配既是經濟發展的支撐也是目標,這展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構建的分配體系是不斷推進共同富裕目標實現的制度保障。

  (作者:教育部長江學者,吉林大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高天鼎

標簽 -
網站編輯 - 王慧
金花三张牌规则